速水

無題。

單純的蝙蝠俠塗鴉。
跟朋友吃飯聊天,隨意畫老爺練練手。

#batman# #bvs#

買買!!😍💕

蝙蝠的穴:

本子的简单长宣!

更详细的宣传指路微博: https://m.weibo.cn/3538234622/4139636567476040

淘宝预售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9cAItA&id=556910209803


【本宣+周邊宣】 @葫蘆夏天 代理上架 


非常大家謝謝喜歡我的作品,

也感謝大家的轉發,愛你們~~


刊名:The Big Mess:

BATMAN V SUPERMAN


配對:一般搞笑溫馨向


內容:本篇故事人物造型參照好微笑黏土人,LEGO蝙蝠俠電影,DCEU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有大量角色OOC,溫馨以及崩壞惡搞...


綜合淘寶連結

本子代理連結:


壓克力立牌兼鑰匙圈連結:


壓克力手機架連結:


BVS - 神奇寶貝球貼紙連結:



主題:角落(千粉點圖之五

這次畫的是由  @K病人拖延症晚期  點的:

超蝙两人!在战后!受了点伤布鲁斯躲在残垣断壁后面拉来克拉克亲了一口!其他人视角只能看到克拉克看不到布鲁斯那样的躲

正義聯盟的其他人都被我隱藏在兩人的後面啦!XD
於是就成了兩人世界XDDDD
於是小甜餅來囉~!!
大家吃糖!!


第二張是桌面格式,歡迎自取~


笑的再沒有我wwwwww

花淮秀:

强推!

老番茄的蝙蝠侠系列游戏视频,看完之后让你认识一个全新的,与众不同的布鲁斯·蝙蝠侠·韦恩

一句话简介:太他妈搞笑了!

链接如下:

名侦探蝙蝠侠

名侦探蝙蝠侠2

蝙蝠侠特烦恼

蝙蝠侠Telltale第一期:蝙蝠侠大战六旬老汉!

蝙蝠侠Telltale第二期:蝙蝠侠大战小学同学!

蝙蝠侠Telltale第三期:蝙蝠侠大战老实人!


主題:暗巷抱抱

今天是暗巷心之友亮亮的生日也是日本的抱抱(8/9)日~~
快速的畫了一張暗巷抱抱作為給亮亮的生日禮物啦!!  

獨居的我,這場犯了一個超級愚蠢的錯誤。

主題:Y(我)的悲劇

COS藍三件套老爺的我的悲劇。
在條漫的刪節號中,我做了很多事。

拿出我即將沒電的手機開始做緊急的聯絡:

(電量11%)打電話給房東太太
→隔天早上八點來幫你開門喔。(捏碎手機)

(電量8%)打電話給鄰近的唯一鎖匠
→鎖匠:「不好意思啦,人下南部去,不在台北捏(掛)。」(再捏碎一次)

(電量6%)打電話給冬彌
→真的困難就來過夜吧!!有被子跟客廳給你睡
(考慮到會打擾家人還是放棄了。)

(電量4%)打電話給前同事
→貓女代役(接條漫最後)

總之最後順利到達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時已經12點半了....
感謝真如的救命之恩QAQ

主題:父親節快樂

今天是八月八號台灣的父親節~
趁著中午午休偷畫了一張賀圖
祝福全天下的爸爸們父親節快樂!!
晚上如果手速夠,會補上另一張正在畫的老爺~~!!


第二張照片是RDJ奆奆在FB上的貼文附圖www

主題:偷吻(千粉點圖之四

這次畫的是由  @E.T  點的:

超人忽然公然吻蝙蝠俠,蝙蝠俠臉紅用氪石痛毆超人

畫完超人在正聯的眾人面前公然偷吻蝙蝠俠啦!!!
是個小甜餅~希望大家覺得甜www!

主題:控制(千粉點圖之三

這次畫的是由 鯨小觴 點的:

不义超指使(被布莱尼亚克技术操控的)不义蝙杀人的时候,不义蝙的意识在笼子里默默地凝视!

第一次畫不義聯盟...
畫刀不是我所願啊!!QQ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我發刀...
為了畫這張我還去補了不義聯盟遊戲...
雖然這張超人自己覺得表現崩毀的氣勢我很喜歡..(痛哭)

希望你們喜歡。

主題:共枕(千粉點圖之二)


這次畫的是由  @呜昂汪  點的:

想看暗巷!有猫耳的幼年CRE被痴汉部长抱在怀里躺在床上一起睡!CRE的耳朵尖都被睡得迷迷糊糊的部长含在嘴里,CRE脸色绯红但是尾巴还是缠上Graves手臂!


小魁要臉紅這點實在有點難表現....
不過其他需求我都盡量完成了~XDD
希望你喜歡唷~~

不過點圖內容剛好都是貓化啊!?!?XD


主題:賴床(千粉點圖之一)


終於肝完稿了算有時間好好畫點圖,
這次畫的是由 @布鲁斯的猫耳罩 點的:

想看有起床气的暴躁本蝙猫把来叫醒人的亨超压倒一起回床上继续睡的情节(づ。◕ ౩ ◕。)づ


希望符合你的點圖需求XDD
改了畫圖軟體還在摸索中
上色風格也有點調整,希望大家喜歡XD


CWT46 正經本宣XDDD

刊名:The Big Mess:BATMAN V SUPERMAN

配對:超蝙(搞笑向)

內容:本篇故事人物造型參照好微笑黏土人,LEGO蝙蝠俠電影,DCEU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有大量角色OOC,溫馨以及崩壞惡搞

壓克力立牌的資訊可以點這裡 

 #超蝙# 

CWT46-宣傳

本次新品主要是超人跟蝙蝠俠相關的新刊跟確認完成的周邊!
圖片依序是宣傳圖/新刊試閱/實體照1/實體照2/BVS寶貝球貼紙。


實品超可愛的喔~~>///<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小逸的這篇超蝙文,標題雖然是美式足球,

但實際上是過去的身分是美式足球員的一篇大長篇~~

是一篇很精彩的文章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個!!

雖然老爺攻氣十足,但我就喜歡這樣賀爾蒙滿溢的老爺(舔)

看這樣的老爺被克拉克@%#%#!@的不要不要的想著我的右手都要化為野獸了!!!!!!!

最後真的是超蝙唷!


转载自:tuanuu

主題:Here you are


我可以安心睡了...

第二跟第三張靈感來源的GIF都是動圖喔,
如果不會動,可以改用電腦開。

謝謝DC爸爸,謝謝札導,祝大家好夢QQ

主題:正義聯 in S.D.C.C.

嗚嗚嗚他們到達聖地牙哥CC會場了~~
蓋兒女神快樂的跟大家自拍超超超可愛的!!!!
大家都笑的超陽光超可愛的!!!
我的天啊我要死了!!!

嗚嗚亨利大大沒出席肯定是要壓軸的我知道!!!

主題:奇異玫瑰

第一次畫正常版的奇異博士!(之前只畫了Q圖)
畫了「奇異玫瑰」當作BC的生日賀圖!
祝福BC41歲生日快樂!
是說臉好像有點短...應該是我的錯覺吧(X)

主題:蝙蝠的婚紗

給 @风切 的贈圖,
感覺最近超蝙圈感覺略不安穩啊
安慰你最近因為遇到攻擊私訊及評論受到震盪的心,
雖然老爺不是穿真正的婚紗,
不過廣義來說有努力滿足了你說的婚紗跟公主抱喔~XD


希望有安慰到你~~<3
要天天開心喔~~QAQ

第六張是完整條圖。

主題:布魯斯與鏤空連身洋裝 

朋友六三的渴望,我聽見了!  
就賜你一個穿著這套洋裝的老爺吧!
(偷偷解釋一下,那兩隻手是超超的。)


參考資料:推特的@saki_miyamoto

最後一張是動圖,需要一點耐心,
或是用電腦看喔。

汉化组发布主页 2015.09.10

DC Comics:

大家都知道的 JOJO热情SLOMO




蝙蝠侠、罗宾、蝙蝠家族、等等相关 蝠鸟汉化组 微博


不止做绿灯 翡翠骑士汉化组 微博


不要急汉化组 不要急 你点进去就知道他们汉化什么了


神奇女侠相关汉化 亚马逊汉化组 微博


地狱神探 Smoky Stripper Club  微博


康斯坦丁、JLD、康斯坦丁:地狱神探。 神秘小屋 魔法域其实是翡翠骑士组的


绿箭 the Hood组 就算做了lobo我们也还是绿箭汉化组 我们没有公共主页 发布请认准大根31


蓝披头士组 微博


墨问非名 查看子博客有惊喜


JLS(正义联萌)汉化组 主页

主題:老爺的七夕願望(超人退散!?)

7/7是日本的七夕,
7/6是國際KISS日。

來畫一張超蝙KISS賀圖~~   

祝大家七夕快樂!!
農曆七夕時會再慶賀一次新圖!!
有情人終成眷屬,心想事成喔! 

他们在清晨埋葬布鲁斯韦恩*

是篇刀,溫溫緩緩的刺進胸口,初時不覺痛,轉身時才發現自己臉上滿是淚水。😭😭😭

星星点灯:

  决定在清晨埋葬布鲁斯,庄园的那片空地上。
  选址精妙,左边是韦恩夫妇的墓碑,他们紧靠在一起。右边搁十米开外埋着阿尔弗雷德,中间刚好空出一个位置。


  达米安猜想布鲁斯当初埋葬阿福时是故意这样布局的。


  处理完公司和媒体方面的问题后,达米安依照遗嘱通知了迪克杰森和提姆,他几乎快忘了有多久没有联系这三个人。


  夜翼五年来忙于布鲁德海文大大小小的案件,很少回哥谭看望年迈的蝙蝠侠。提姆在常青藤的实验室里搞研究,将近有一年没有穿那套红罗宾制服,杰森?压根没消息。


  翻开通讯录那一瞬间达米安发现最后一条来自三人的消息是迪克的,"新年快乐,兄弟。"时间是去年年底,再往上翻没有任何相关内容。
  收到通知后只有迪克一个人赶了过来,其余两个人甚至没有回复。
 
  好极了。


  现在神父开始念悼词,下葬的步骤简略的不像个葬礼。


  达米安听着颂文,举起铲子将第一抔土倒上了布鲁斯的棺盖。接着是迪克的,两个人就这么亲力亲为的干起了埋葬的活,动作驾轻就熟。


  "布鲁斯…。他没有再让其他人来吗?克拉克?戴安娜?赛琳娜?"迪克的土紧跟达米安,一抔一抔默契极了。
  "没有。"达米安没有抬头,照着自己的速度干活。


  只有三个人的葬礼效率很高,坟坑迅速填平。八月份的早晨温度不低,达米安和迪克停下铲子同时擦汗。


  神父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悄然离开,只剩两个人了。这时达米安听见迪克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我很抱歉,达米安。"
"……为他的离去,和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以及这几年的疏远,我很抱歉。"


  "嗯。"达米安点了点头然后丢开铲子和手套转身回老宅,自始至终没有直视迪克一眼。


  比起听那些无用的道歉和抒情他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


  随后是达米安一个人的战争,与韦恩集团的股东周旋,与媒体记者政府周旋,打电话通知以及慰问布鲁斯的朋友,老客户,合作伙伴,并与他们周旋。


  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质疑蝙蝠侠的失踪和哥谭首富的死亡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达米安费尽心思去替布鲁斯完善他的谎言。说着同样客套的谎话,带着商业性标致笑容去应付那群被蝙蝠侠庇佑至,今此刻却像苍蝇蚊虫一样蜂拥而至的平凡人。
  瞧瞧记者是怎么报道的,日报宣称是蝙蝠侠惯坏了哥谭,却又撒手离去,毫不负责。新闻里少见关于对韦恩的吊唁,更多是关于其身份真相的披露。哥谭市民在论坛上大规模游行,要求蝙蝠侠复出,他们要一个"宁静的哥谭"。


  达米安觉得很好笑。
  失望吗?布鲁德海文与常青藤到哥谭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坐蝙蝠摩托更快。没有什么能阻止超级英雄见他们想见的,除非他们并不想。
  愤怒吗,布鲁斯庇佑的城市还给了他什么?舆论与批判。或许真的是他惯坏了哥谭,在蝙蝠侠消失后犯罪分子与冒牌伙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没人替他辩解哥谭从来不是个好小孩。


  黄昏时开始下暴雨,闪电和狂风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整座老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那一夜达米安去了蝙蝠洞,听着那隐约还能贯彻到地底的雷鸣,最后一任罗宾走向承载着灰黑色制服的玻璃柜。


  是的。他说,是的,父亲,我将化身蝙蝠。


  暴雨过境后的第二天,所有的新闻头条都被蝙蝠侠的复出所占据,关于韦恩身份的谣言不攻自破。人们知道这次是真货,来势汹汹。


  他又重新开始溺爱这座病入膏肓的城市了,是吗?
  不是。


  一切正能量说辞在一个星期后彻底消失,媒体们又开始杞人忧天,重新复出蝙蝠侠太过黑暗。以往几十年来不动杀手,这几次却全都不留活口,甚至不再与警方合作……犯罪分子惨死在黑暗的小巷里,扭曲的尸体映入人们的眼帘。
  蝙蝠侠正义的形象游走在光影交接线之上,摇摇欲坠。


  迪克迅速打来电话,劝达米安停止杀人的行为。与几十年前全家出动制止第四个小罗宾的残暴举止如出一辙。这一次不同以往,达米安笑着回答,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让他们恐惧,不论是被庇佑的人,还是被制止的犯罪分子。让他们感到恐惧,感到压力,感到绝望。
  让他们在这座城市安然无恙的活下去,这是他们应得的。


  "停止用你那套没用的说辞来劝我,格雷森。布鲁斯的老方法已经过时了。"达米安扣掉了电话。


  他一个人游荡在哥谭的夜空里,穿过钢铁森林的间隙。都市华灯初上的模样让他记起曾经和布鲁斯一起夜巡的日子,罗宾和蝙蝠侠的身影倒影在建筑物的玻璃上,他看看父亲在笑。


  抛开那些永不会过去的过去,现在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闯入他视线的倒霉犯罪分子,哪怕是个偷了便利店的小偷。


  达米安从制高点看见了那三个追着一名女性跑的小青年……是惯犯,名字和面孔都记录在蝙蝠侠的打击名单里。


  听着那些混混的叫骂,他挥动披风俯冲下去。
  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他几乎在眨眼间就降临在追赶现场。几个年轻仔瞬间变得惊恐的面容映入达米安的视线。
  蝙蝠侠绕开那名女性冲向三个混混,披风好像在奔跑的途中打到了女性身上,无所谓,他不在意。


  随后是一场单方面碾压性的战斗,几个小混混在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被打得蜷曲在地,大概是断了几根骨头吧,达米安想,他没有下杀手,这只是一个警告。


  不去看那名免于一难的受害者,蝙蝠侠要离开了。转头迈开步伐弹射出抓钩,正欲走人的那一刹那,达米安听到身后的女性轻声问了一句话。


"他还好吗?"


  这个"他"显然不会是指那三个躺在地下的小混混,他们好不好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也不可能是对其他人的问候,现在在场能回答的只有达米安自己一个人。
  敢于向现在的蝙蝠侠置话呛声很不容易,达米安没有回头,但是停下了脚步。


  女人是个有脑子的哥谭市民,害怕归为一谈,但是对于和守护这座城市的英雄,她还是有一点不过分的默契和理解的。
  尽管没有答复,但对方站在原地不动,就是在听她说话。难得的尊重,让她敢于站起来大胆的问出自自己一直想问的话。
 
  "他……他还好吗?我是说,我是说以前的那个蝙蝠侠,我想你不是他。"


  达米安身形一滞。
 
  她说她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遭遇过同样的事情。常规套路,被几个街头流氓围堵在巷子深处……蝙蝠侠,他从天而降赶走了那些纠缠她的恶霸。 
  到那时的蝙蝠侠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打架,而是搂着她的肩膀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说,不要怕,我接到你了。


  从那之后她曾成为过一段时间的蝙蝠侠铁杆粉丝,这种对于英雄的感激和崇拜,大概持续了她青春岁月里最珍贵的那几年。再后来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这份热忱逐渐消散……淡化不代表消散,珍惜过得感情连同记忆被深深的埋在了心底,直到今天。


  是的,直到今天。她要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她要把那些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都告诉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感觉和差距,但是感觉你一定不是本人。总之麻烦你待我转告他,我一直很感激他所做的一切……还有,告诉我,他还好吗?"


  达米安听完了一切,站在那条巷子里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就像是观念被摧毁,而他本人站在意识的废墟中央不知所措。


  还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布鲁斯,还有人发现了蝙蝠侠身份的替换。还有人记着老去的英雄,记着他的父亲,这个城市里还有一个人……
  或许还不止一个。


  足足静默了有一段时间去清理自己的情绪,达米安收臂稳了稳抓钩。临行前他回头看向身后那名望着自己的女性,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明显的胆怯,却还是要站在原地,恐惧而无畏的与自己对视。


   "他很好,你得到你的答案了。"蝙蝠侠丢下唯一一句答复,然后飞走。


   他结束了夜巡,这一晚只是清除了三个打击名单上的人物。但是达米安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进行工作了,他径直回了蝙蝠洞,只剩他一个人的根据地。


  他坐在控制中心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屏幕,觉得脑子很乱,达米安知道自己误解了什么,或许是城市,更有可能是布鲁斯本人。


  他的父亲告诉过他,韦恩不是真正的布鲁斯,蝙蝠侠才是。现在看来这句话有了新的诠释,比如布鲁斯成就哥谭,哥谭给予布鲁斯一个完整的自己。


  "父亲?"达米安喃喃自语,目光在屏幕上无意识的游离。忽然涣散的思绪被监控区域重新抓了起来,他调动出庄园外墓地的监控画面,从下葬那天加速浏览到今日今时。


  下葬后第一天晚上出现了一个被剪掉的段落,看不出被剪掉了多久,镜头衔接的很完美,但是瞒不过达米安——他看到墓地前的脚印和多出来的一小束花,尽管不起眼。
  作案手法累赘却又精湛,达米安晓得是谁。曾经的极客小天才。


  第二天早上闯入的人没有那么聪明的遮掩自己的痕迹,当时下着大雨,他顶着个红色的面罩头盔,带着又一束乱糟糟的花束和一瓶酒放在了布鲁斯的坟头,接着坐了下来,看嘴型是说了点什么,然后静静得沉默了很久一会才离开。
  走前拥抱了一下墓碑。


  达米安辨认得出那个嘴型是在说什么,"我很想你。"
  我们都很想你。


  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介怀父亲被忘记,却忘了问布鲁斯自己在不在意,以及他究竟有没有被忘记。


  他想起他曾在清晨埋葬布鲁斯韦恩,带着朝气蓬勃的露水和晨风。


——
*半架空,良识,布鲁斯自然死亡。

1000粉感謝圖:

主題:浴室攻略指南(蝙蝠俠/布魯斯韋恩)


這張圖意外畫了好久啊XD
最大的難題大概是想文案跟編排畫面 
因為個人的惡嗜好,
畫了很多版本的更衣狀況,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偽‧遊戲畫面。
(掩面逃)

千粉點圖(占梗抱歉,畫完會刪TAG)

謝謝大家不嫌棄我的糧,
不知不覺LOFTER默默的馬上要千粉了...QAQ
謝謝你們的關愛,也感謝不嫌棄我的拙圖。

有人要來台詞或點梗讓我畫賀圖嗎??
預計挑三個畫。

神奇女俠、超蝙、亨本、暗巷、HW、ST、GGAD都可以點看看~~XD

--------------------------------------------------

點圖格式如下:


1.我想看超蝙的兩人 肩並肩站立在高樓的月光下<<<像這樣

2.或想看WONDERSTEVE溫馨的牽手散步。<<<像這樣

3.或是GGAD學生時期的針鋒相對+吐槽。<<<像這樣


歡迎隨意點~(盡量以一個畫面的形容為佳)
因為是挑有興趣畫的畫,點圖會收到今晚12點。
預計會挑三個場景或主題畫比較完整的圖,
如果時間夠可能也會塗鴉方式多畫

(之前點過我沒畫到的也可以再點唷)。

=====================================


再也不召唤了:老爷在忙工作!大超一手可乐一手汉堡的在喂!



天上掉下个詹美美:想看Steve在天空上开飞机微微偏侧机身的瞬间,和飞在一边的Diana接吻(你(其实就是想看他们温馨的亲亲,在哪里怎么样都可以(嚎啕大哭

给我一个大橙子:想看亨超(制服)微微飘起双手捧着本蝙(便服,希望是大风衣啊啊)的脸温柔地轻吻他的额头(#/。\#)

晒干大脑的土星人:想看骑士超亲吻教皇布鲁斯戴在指上的权戒www

K病人拖延症晚期:想看超蝙两人!在战后!受了点伤布鲁斯躲在残垣断壁后面拉来克拉克亲了一口!其他人视角只能看到克拉克看不到布鲁斯那样的躲QwwwwwwwwwwwwwwwwQ

E.T:想看超人忽然公然吻蝙蝠俠,蝙蝠俠臉紅用氪石痛毆超人

713az:GGAD!GG不死永生设定, 格林德沃中了索命咒后,昏迷了一会儿又爬了起来。他想起某个正在地底腐朽的疯老头,在高塔上放声大笑

鲸小觞:想看不义超蝙!不义超指使(被布莱尼亚克技术操控的)不义蝙杀人的时候,不义蝙的意识在笼子里默默地凝视!

呜昂汪:想看暗巷!有猫耳的幼年CRE被痴汉部长抱在怀里躺在床上一起睡!CRE的耳朵尖都被睡得迷迷糊糊的部长含在嘴里,CRE脸色绯红但是尾巴还是缠上Graves手臂!

布鲁斯的猫耳罩:想看有起床气的暴躁本蝙猫把来叫醒人的亨超压倒一起回床上继续睡的情节(づ。◕ ౩ ◕。)づ


塗鴉主題:達米安的日常訓練(??)

靈感來自最後一張,
是推特上的@kwantamo家的貓

#掌中小人
主題:My ANGEL!

原始來源:推特@ReijiNano
僅參考角度及部分姿勢作為靈感來源!   

第四張是授權。

主題:すまた(superbat)

咳,疑似是是群裡的朋友
 @弦来无事sud 、 @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跟 @苏继衍 給的畫圖梗,
(說了出賣你們就會出賣你們。)

一張是搞事的大超x老爺
一張是糟糕記者x布魯西

後兩張是全身,請斟酌點開,
第三張打了小小的超人碼...XXD

順到科普一下大家,すまた(素股)常見是腿o、o交...


【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十二(ABO/MV衍生)

小夥伴有要一起買的記得填單喔~

piggiewen:

下章完结~~~(昨天第十章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我很方....)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十二.

布鲁斯裹紧了毛领子,那上面沾着的一层冰碴让它的舒适度骤降,但好在它还能抵挡掉一些直往他脖子里钻的寒风。被拴住的马一开始还能不安地鸣叫两声,风力渐强之后,它就只能痛苦地在原地踩起了蹄子。布鲁斯搭完了帐篷,又从不多的行李中翻出一条毯子给马披上了。克拉克正在几米外的距离坐在一块石头上瞧着他,布鲁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仿佛是在不甘心地觉得马的待遇都比他要好。这个Alpha在布鲁斯离开后的第二天就出现在了他身后,维持着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跟着他。老实讲,布鲁斯原以为克拉克能再忍久一点的。

他没理克拉克——在一开始这并不容易,不管克拉克把信息素控制得有多好,他们之间的联接也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布鲁斯:他的Alpha正在他的周围。好在自从进入了这片雪域直至海拔越来越高之后,他就被迫用全身心的注意力来御寒从而忽视了克拉克的存在。这里的极寒似乎连他的标记都冻僵了,有几次风雪太大的时候克拉克看起来准备不管不顾上前帮忙,不过在被布鲁斯瞟了几眼之后,他还是退回了原地,继续当起了那个不怎么隐形的隐形人。

布鲁斯安抚好了马,又尝试着开始生火,雪下得越来越大,几分钟后他就放弃了。他没再顾得上那堆已经被冻湿的木头,直接钻进了帐篷。

克拉克的眉毛跟着挤成了两条滑稽的曲线挂在他的眼睛上头。在确定布鲁斯拉好了帐篷上的拉链后,他靠近了过来。风也配合地渐渐变小,这让克拉克顺利地替布鲁斯生好了火,雪夜之中的一点点火光起不到太大作用,但多少能为帐篷里的人传递去一些温度。这个夜还很长,后半夜的雪会下得更大,就算克拉克听阿尔弗雷德讲述过布鲁斯在野外生存的经验到底有多丰富,他也没法把对布鲁斯的责任感从自己脑子里剔出去。

雪很快就在布鲁斯搭的帐篷上盖起了薄薄一层,克拉克既要忙着把落在上面的雪吹走,又要判定风向、好随时站在能替那堆火挡住风的位置。帐篷内亮起了来自应急灯的光,克拉克绕着帐篷闪来闪去的身影被映在其上。在一阵窸窣的动静后,缩在里面的那个身影终于忍不住了,帐篷的“门”又被拉下,布鲁斯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头。

他不吭声地瞪着克拉克,克拉克也退开了些距离回望着他。布鲁斯已经拿下了帽子和面罩,他看到有雪花沾在了布鲁斯蓄出的胡子上。气氛既沉默到可怕又有一种奇异的和谐,克拉克忍着没说话,想着布鲁斯总会因为觉得冷而重新缩回去的。

结果布鲁斯只是又伸出手把自己头顶的雪花拍落了,继续意味不明地盯着克拉克。

“我不冷。”克拉克原本不想打破和布鲁斯维持了几天的沉默状态,但现在他还是先败下阵来,说了这几天来和布鲁斯之间的第一句话,“别担心我。”

又一阵大风刮来,那堆火熄灭了,布鲁斯也跟着缩了缩脑袋。

“进来吧。”他往后退去,留下一个可供克拉克钻进去的小小入口。

在有更多的冷风冲进帐篷之前,克拉克顺从地跟了进去,拉链拉上后他才发现帐篷里的空间对他们两个人的体型来说小到可怜。这个帐篷如果不容纳他的话,布鲁斯也许还能舒服地躺着,但加上自己以后,它就显得过于拥挤了。不过这对克拉克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他可以代替外面的火堆更好地帮布鲁斯取取暖。他这么想着,自身的体温又提高了。

温度的变化在这个过于湿冷的空间极为明显,布鲁斯搓了搓自己的脸,看着鞋面上的水滴慢慢蒸发不见后,低声嘟囔道:

“我让你进来不是为了要你来当一个暖炉的。”

说完这句的布鲁斯又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些微升高的温度让他吸了吸鼻子。可爱这回事显然和年龄无关,克拉克看着他,心里钻进了一阵要命的甜蜜。

“我……一会儿就出去,你需要的话。”克拉克什么牢骚都没有了,他把自己身上仅仅是为了将自己伪装得不那么与众不同的棉袄脱了下来,朝布鲁斯递了过去,“你知道我不会觉得冷的。”

“除非你从头到尾就没跟来,”布鲁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淡,可那没能完全掩掉里面的小小不忿,“否则我不可能看着你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发傻,不管你冷不冷。”

“你没和我说不许跟过来,”克拉克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应当据理力争,“那就是默认了我会跟过来。”

“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了‘别跟过来’对你来说也没用!”布鲁斯说话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克拉克也就没忍住跟着他一起振振有词:

“你就这么偷偷地跑了,我没法忍着不跟过来!”

“首先,并不是偷偷,你随时都能知道我去了哪儿,这已经很不公平了,”布鲁斯将身体小幅度地转了个面朝向克拉克后、尽可能地把自己蜷成了一团,“其次,我认为作为你的Omega,我有任性的权利。”

“你不能……你……等等?我的什么?”克拉克一下子直起了上半身,他的头在帐篷上顶出了一个弧度,堆在上面的雪跟着簌簌抖落了一大片,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适合这个拥挤空间后,他又赶紧弯下背,重新坐了下去。

“你的Omega,”布鲁斯歪过了头斜睨着他,“怎么了?我不是?”

“当然不是!不我的意思是……你是……我只是……你怎么突然……我……”

布鲁斯对克拉克磕磕巴巴的语无伦次所做出的回应是打了个喷嚏。他的耳朵尖被冻红了、肩膀瑟瑟地抖着,下巴周围毛茸茸的胡子更是让他看起来活像一只可怜的、被埋进雪地的长毛猫。克拉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把那件布鲁斯迟迟没接过去的棉袄裹到了他身上,但那无济于事,布鲁斯还是冷得不行,克拉克迟疑了下,他又把大衣拿了回来,在布鲁斯的睡袋上铺好,然后伸手就去脱布鲁斯的衣服。

“别误会,我不是要做什么,”克拉克向就算冷到僵硬也不忘下意识扯着衣领防备自己的布鲁斯解释道,“我只是想到个能让你没那么冷的办法。”

布鲁斯立刻就猜到了那是什么办法,他看着克拉克用所有衣服铺了个简陋但柔软的“窝”,他在克拉克的眼神示意下爬到那里面后,克拉克便快速地脱光了他自己和布鲁斯身上已经无法保暖的衣服。在寒潮又袭击布鲁斯之前,他尽可能地抱住了布鲁斯,用自己给布鲁斯传递去热度。布鲁斯腾出一只手去捞过了毯子把它盖在了两人身上,克拉克身上暖烘烘的,一条毯子倒也够了,完成一切之后,克拉克把下巴支到了布鲁斯埋着的脑袋上,将他搂得更紧。

“好点了吗?”克拉克的手掌在他可以够到的、布鲁斯的皮肤上来回搓着,耐心地问他。

布鲁斯轻轻地“嗯”了一声,听着像是缓过来不少。克拉克身上太暖了,布鲁斯完全不想把他推开,他只想待在这个由克拉克和衣服毯子搭成的巢里,甚至没心思去在乎他缩在克拉克怀里的姿势让两个人又再次过分亲密的现实。

“你以前……”虽然这样突如其来的静谧与抱拥很好,但克拉克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好让气氛不至于僵硬下来,“你以前游历的时候,是怎么度过这种天气的?”

布鲁斯在克拉克圈着自己的手臂下动了动,“……阿尔弗雷德告诉了你多少?”

“他只是提了一下,我没有问太多。”克拉克解释,担忧起这样的肌肤相贴会让局面变得“危险”。

“别睡着就行。”布鲁斯没深究,他沉沉开口,话语间那小小的颤抖已经消失无踪了,“在这种温度下,人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别失去意识、捱到天亮。”

“是啊,”克拉克试图去想象年轻时的布鲁斯翻越雪域的画面,跟着叹惋道,“当事情只有一个选项时,总会变得简单一些。”

克拉克的意有所指太过直白,布鲁斯没有立刻接话,他会跟克拉克好好聊聊的,那是他必须去做的事,但那得是他回去之后,而不是提前发生在两个人被迫挤在雪地里、他正被克拉克抱着取暖的现在。

“当佐德找到我的时候,”克拉克没把布鲁斯的默然放在心上,“在我面前放了两个选择,要么我和他一起毁灭地球,要么他毁灭我、接着再毁灭地球。”

克拉克甚少向人倾诉这段经历,即使是玛莎,他也特意没去分享那份痛苦——尽管在人类世界中,以倾吐悲伤来获得共鸣与同情几乎是大多数人的本能。不管克拉克多么努力想要融入这个社会、成为一个不起眼的、正常的普通人,他都始终排斥这件事。他无法让任何人窥探到他藏于心中的过去,更不打算听到别人来对此做出评判,无论悲惨或是孤独,都只是克拉克自己的经历,怜悯和安慰都不能改变什么。但此时此刻,属于布鲁斯的味道陪伴着他,他怀里紧拥着的这个人与他的联接又是如此真实——就像他们从地下拳赛回来的那天一样,这一切都令他感到安心与平和,让他觉得自己不用费心去考虑合不合时宜、而是可以放下负担诉说他想要说的全部。

“他向我展示了只剩成千上万个头骨的地球,在那个幻象里,地球的一切生命都被新的氪星取而代之,而打算做这一切的佐德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你从未跟我说起过这些。”布鲁斯的视线往上看去,只能看到克拉克下巴上的一小块皮肤,那里也已经细细密密地戳满了胡茬。即使是在他们和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克拉克都从没有和他聊起过发生在大都会的大战。他想,在诸多世人眼里,超人只不过是以外星人的身份在造成巨大破坏之后、为了杀另一个外星人而枉顾了更多地球人的生命。就像他自己,曾经也不可避免地陷进过这种偏见中。但他们都忘了这所有认知都建立在克拉克阻止了佐德的基础上,同时没有人去考虑过、如果克拉克没有选择杀死佐德,这个世界如今又会变成什么样?

“他和我一样,同为氪星人,但他又和我完全不一样,他……”克拉克翻找出至今仍留存的记忆,“他厌弃我所拥有的人性,因为他站在人性的对立面,这是氪星的选择——他被选择出生就是为了守护氪星,重建氪星对他来说是唯一重要的事,在他的生命中,只被赋予了这一个选项。”

“我在那时明白了,他不会做出别的选择,可我不一样。我在地球生活了三十几年,无论我从小到大经历过一些什么,这颗星球都值得我去珍视,所以最后我……”

“所以你杀了他。”布鲁斯替克拉克说了出来、尽管他的声音被闷在克拉克胸前,那里面所包含的忧伤依旧被克拉克察觉到了,“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在我……”克拉克在停顿中把那些又袭来的惆怅给咽了回去,“在我毁掉生育舱之前,佐德前所未有的痛苦,他警告我,如果我毁了那座飞船,氪星就彻底完了。”

“克拉克……”布鲁斯没说别的,他轻轻喊了克拉克的名字后往上挪了挪,让自己躺到能够和克拉克平视的位置。

“我不是没有犹豫过,破坏飞船的时候,杀死佐德的时候,”只有克拉克自己知道,他曾在那一个瞬间哀痛不已,他在找到自己星球的同时又失去了它,这种悲哀难以描绘,“偶尔我会想,如果我不用面临两种不同的、却又同样不能回头的选择,也许这所有事就不会变得如此复杂了。”

“克拉克。”布鲁斯又唤了克拉克一声,当他看向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把自己仍略带冰凉的鼻尖贴上了他的。

克拉克以为布鲁斯不会表态、也不对氪星的事情进行任何评价。他只是想起了这些,想要倾诉,想要以此让布鲁斯明白自己其实能够理解布鲁斯所面临的抉择……

“真抱歉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但布鲁斯只是语带伤感地这样说道。

克拉克揽着布鲁斯腰的手臂霎时收紧了,两个人的唇贴到了一起,克拉克的舌尖轻扫过布鲁斯的口腔后,在一种全新的喜悦中放开了他。

“人总是得做出选择,就像我选择在地球上实现‘S’这个字母的意义,就像——”克拉克的手摸去了布鲁斯的后颈,指腹在他的腺体附近来回摩挲,他标记布鲁斯那一夜的全部回忆跟着涌来:

“就像我最终选择打破和你之间的距离,强硬地想要成为你的Alpha,”克拉克的柔和中带着始终如一的坚定,“也许这是错的,后果是你逃开了,但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

“我也一样。”布鲁斯打断了他,把被寒冷浸了太久尚未回暖的膝盖更用力地贴向了这具温暖的钢铁之躯。

“什么?”克拉克像是没听清布鲁斯说了什么似的,好笑地拔高了声调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布鲁斯很想就此中断这对话,但那个“回去再说”的打算在几分钟之前被彻底击沉了,因为克拉克就在他面前,执着到叫人难以呼吸。上一次克拉克用自己的体温给予他抚慰与陪伴、毫无保留地向他袒露内心也不过是发生在没多久以前的事,布鲁斯想,他在那时就应当意识到,这份感情并非是他所以为的突如其来、而是确确实实的潜藏已久。

“我说,我也一样,再来一次的话,”在克拉克面前坦诚总是很难,布鲁斯小心地吸气,想要过滤掉氧气中的冰冷,“就像你说的那样,被你标记同样也是我的选择。”

“你……想明白了?”他直视布鲁斯的眼睛,从那一片冷调的褐色中发现了布鲁斯只会展露给他的、独有的驯顺。

“我从来没有想不明白什么。”布鲁斯小声辩解,“我只是……它发生得太快,而我没有准备好。”

“所以你现在准备好了?”Alpha强势的一面又冒了出来,他锲而不舍地追问,“准备好接受我了?”

“准备好不再推开你。”升腾得太过热烈的温度让布鲁斯不自在地动了动,克拉克追寻着贴过去,布鲁斯却又稍稍向一旁躲了躲。

“但你刚刚还用膝盖把我顶开了。”

“是的,”布鲁斯伸展了下脚趾,满是无辜,“因为你烫到我了。”

“噢!抱歉。”克拉克赶紧克制着调整自体的温度,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我猜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帐篷周围的雪都要开始化了。”布鲁斯细心分辨着搭帐篷时就被压在下面的冰碴渐渐化开的声音说道。

“是的,所以你还准备在这里待多久?”克拉克审慎地问出口后又赶忙解释,“我不是催你回去,我只是没法保证你不受冻的同时还能不让融化的雪水没进这个帐篷,其实哪怕你换个不那么冰天雪地的目的地……我都觉得你想再离开多久都没关系。”

“这可不是随机选择的目的地,”在抛弃了所有紧绷后,布鲁斯感受到一阵纠缠上他的困倦,因为天气的缘故,他已经快两天没能好好阖一阖眼睛了,“我在追踪亚瑟•库瑞。”

“谁?”克拉克使劲儿回想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结果徒劳无获,并由此不免对布鲁斯仍旧有许多没让他知道的事稍感挫败。

“根据当时从卢瑟那里得到的资料和阿曼达•沃勒给我的信息,我确认了这个名字的存在,等天亮后我再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达他最近出现的那座村落了。”

“视频里那个潜在水底的家伙。”克拉克随便地给了个概括,想要从寥寥数语中分析出更多,但最后他得出的结论却是——“所以这表示我现在可以带你回去了?”

“我说了我在追踪他,我得见到他,说服他加入我们。”布鲁斯的手在毯子下摸到了克拉克胸前,没好气地揪了一把他总是能把自己刺痒的胸毛。

“我可以明天和你一起直接去到村庄里面,”克拉克捉住了布鲁斯的手,将它握紧,“如果这件事你想自己完成,我也可以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待着,”

帐篷外又刮起一阵呼啸的风,配合到克拉克兀自笑了出来。要不是预估到再没几分钟后他们将会睡进一大滩水里,布鲁斯原本不想轻易妥协的。

“我明天必须回来。”他强调了一遍这件事的重要性,“还有那匹马——”

“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来把马送去暖和的地方,可以吗?”克拉克一边劝说自己或许抱着一匹马在天上飞过和抱着一只猫区别不大,一边只想着能尽快带布鲁斯离开这里。

布鲁斯许可了这个提议,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依赖感冲昏了头脑,他清楚自己可以依赖克拉克,但他不能真的那么去做。可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他都完全顺从了克拉克的安排,他由着克拉克裹紧他,带他离开了那一整片天寒地冻的范围;然后他被克拉克放进了浴缸,热水的温度渐渐蔓延之前克拉克又离开了,他得去解决那匹仍被留在雪地上的马;等布鲁斯躺在浴缸里朦胧地即将睡去之时克拉克才回来,这一次他不需要再去为什么奔忙了,他也脱光衣服挤进浴缸里,陪着布鲁斯一起把几天来积攒下的冰冷彻彻底底泡没了才终于放心。

“你把马放哪儿了?”布鲁斯拱进被铺里,和几乎就要强制把他拽进睡眠中的困意抗争。

“先安排在了农场,你在哪里买的它?是个乖孩子,还挺能适应环境变化的。”

一段计划外的肉

--------

悄咪咪扔个实体书预售链接:戳这里

(会有两篇未公开番外,一篇PWP另一篇玛莎视角展开的、从MOS开始补充了BVS后到本文开始前、还有本文完结后的一些场景,那张赠品拍立得照片会在番外中提及,汉克是用卡尔的形象画哒~)

和《谎言悖论》时一样很突然决定出本(……)原本是想和上次一样等完结章直接放通贩的,但是上次这种突然袭击搞得速水很麻烦所以我知错了w这次提前个几天放预售,台湾地区不方便用转运的可以直接联系 @速水 太太填写表格(表格戳这里)~~

除了封面图真的都好了555没有封面图的预售真不好意思(然后这个链接也是搞了半天每次都被秒删是个why),一拿到封面图就可以打样,打完样没问题就下印了,我的速度你们懂的打样好了就发完结章大概……就再要个四五天吧?反正10号左右应该是能发货了……

其他staff信息下次完结的时候再好好打,总之特别感谢 @寒奕云上 太太对我恩重如山啊啊啊啊啊啊不然这本药丸

就……还是那样……没有特典没有抽奖随缘卖本理性消费(捂脸)

【前文都已经替换成最终校对修改过的版本啦~】

#掌中小人
主題:I say"Love"!

原始來源:推特@ReijiNano

因為原先的動作不完全合意,所以只有參考角度及部分姿勢作為靈感來源  

第三張是授權。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