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社團:Studio No.13
熱愛繪畫,喜歡歐美劇,目前
新牆頭是DC的超蝠、
本心神探夏洛克、Startrek、FB的暗巷組

【亨超/本蝙】隐藏规则·章十二(ABO/MV衍生)

小夥伴有要一起買的記得填單喔~

piggiewen:

下章完结~~~(昨天第十章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我很方....)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章十一


十二.

布鲁斯裹紧了毛领子,那上面沾着的一层冰碴让它的舒适度骤降,但好在它还能抵挡掉一些直往他脖子里钻的寒风。被拴住的马一开始还能不安地鸣叫两声,风力渐强之后,它就只能痛苦地在原地踩起了蹄子。布鲁斯搭完了帐篷,又从不多的行李中翻出一条毯子给马披上了。克拉克正在几米外的距离坐在一块石头上瞧着他,布鲁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仿佛是在不甘心地觉得马的待遇都比他要好。这个Alpha在布鲁斯离开后的第二天就出现在了他身后,维持着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跟着他。老实讲,布鲁斯原以为克拉克能再忍久一点的。

他没理克拉克——在一开始这并不容易,不管克拉克把信息素控制得有多好,他们之间的联接也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布鲁斯:他的Alpha正在他的周围。好在自从进入了这片雪域直至海拔越来越高之后,他就被迫用全身心的注意力来御寒从而忽视了克拉克的存在。这里的极寒似乎连他的标记都冻僵了,有几次风雪太大的时候克拉克看起来准备不管不顾上前帮忙,不过在被布鲁斯瞟了几眼之后,他还是退回了原地,继续当起了那个不怎么隐形的隐形人。

布鲁斯安抚好了马,又尝试着开始生火,雪下得越来越大,几分钟后他就放弃了。他没再顾得上那堆已经被冻湿的木头,直接钻进了帐篷。

克拉克的眉毛跟着挤成了两条滑稽的曲线挂在他的眼睛上头。在确定布鲁斯拉好了帐篷上的拉链后,他靠近了过来。风也配合地渐渐变小,这让克拉克顺利地替布鲁斯生好了火,雪夜之中的一点点火光起不到太大作用,但多少能为帐篷里的人传递去一些温度。这个夜还很长,后半夜的雪会下得更大,就算克拉克听阿尔弗雷德讲述过布鲁斯在野外生存的经验到底有多丰富,他也没法把对布鲁斯的责任感从自己脑子里剔出去。

雪很快就在布鲁斯搭的帐篷上盖起了薄薄一层,克拉克既要忙着把落在上面的雪吹走,又要判定风向、好随时站在能替那堆火挡住风的位置。帐篷内亮起了来自应急灯的光,克拉克绕着帐篷闪来闪去的身影被映在其上。在一阵窸窣的动静后,缩在里面的那个身影终于忍不住了,帐篷的“门”又被拉下,布鲁斯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头。

他不吭声地瞪着克拉克,克拉克也退开了些距离回望着他。布鲁斯已经拿下了帽子和面罩,他看到有雪花沾在了布鲁斯蓄出的胡子上。气氛既沉默到可怕又有一种奇异的和谐,克拉克忍着没说话,想着布鲁斯总会因为觉得冷而重新缩回去的。

结果布鲁斯只是又伸出手把自己头顶的雪花拍落了,继续意味不明地盯着克拉克。

“我不冷。”克拉克原本不想打破和布鲁斯维持了几天的沉默状态,但现在他还是先败下阵来,说了这几天来和布鲁斯之间的第一句话,“别担心我。”

又一阵大风刮来,那堆火熄灭了,布鲁斯也跟着缩了缩脑袋。

“进来吧。”他往后退去,留下一个可供克拉克钻进去的小小入口。

在有更多的冷风冲进帐篷之前,克拉克顺从地跟了进去,拉链拉上后他才发现帐篷里的空间对他们两个人的体型来说小到可怜。这个帐篷如果不容纳他的话,布鲁斯也许还能舒服地躺着,但加上自己以后,它就显得过于拥挤了。不过这对克拉克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他可以代替外面的火堆更好地帮布鲁斯取取暖。他这么想着,自身的体温又提高了。

温度的变化在这个过于湿冷的空间极为明显,布鲁斯搓了搓自己的脸,看着鞋面上的水滴慢慢蒸发不见后,低声嘟囔道:

“我让你进来不是为了要你来当一个暖炉的。”

说完这句的布鲁斯又抱住了自己的膝盖,些微升高的温度让他吸了吸鼻子。可爱这回事显然和年龄无关,克拉克看着他,心里钻进了一阵要命的甜蜜。

“我……一会儿就出去,你需要的话。”克拉克什么牢骚都没有了,他把自己身上仅仅是为了将自己伪装得不那么与众不同的棉袄脱了下来,朝布鲁斯递了过去,“你知道我不会觉得冷的。”

“除非你从头到尾就没跟来,”布鲁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淡,可那没能完全掩掉里面的小小不忿,“否则我不可能看着你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发傻,不管你冷不冷。”

“你没和我说不许跟过来,”克拉克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应当据理力争,“那就是默认了我会跟过来。”

“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了‘别跟过来’对你来说也没用!”布鲁斯说话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克拉克也就没忍住跟着他一起振振有词:

“你就这么偷偷地跑了,我没法忍着不跟过来!”

“首先,并不是偷偷,你随时都能知道我去了哪儿,这已经很不公平了,”布鲁斯将身体小幅度地转了个面朝向克拉克后、尽可能地把自己蜷成了一团,“其次,我认为作为你的Omega,我有任性的权利。”

“你不能……你……等等?我的什么?”克拉克一下子直起了上半身,他的头在帐篷上顶出了一个弧度,堆在上面的雪跟着簌簌抖落了一大片,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适合这个拥挤空间后,他又赶紧弯下背,重新坐了下去。

“你的Omega,”布鲁斯歪过了头斜睨着他,“怎么了?我不是?”

“当然不是!不我的意思是……你是……我只是……你怎么突然……我……”

布鲁斯对克拉克磕磕巴巴的语无伦次所做出的回应是打了个喷嚏。他的耳朵尖被冻红了、肩膀瑟瑟地抖着,下巴周围毛茸茸的胡子更是让他看起来活像一只可怜的、被埋进雪地的长毛猫。克拉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把那件布鲁斯迟迟没接过去的棉袄裹到了他身上,但那无济于事,布鲁斯还是冷得不行,克拉克迟疑了下,他又把大衣拿了回来,在布鲁斯的睡袋上铺好,然后伸手就去脱布鲁斯的衣服。

“别误会,我不是要做什么,”克拉克向就算冷到僵硬也不忘下意识扯着衣领防备自己的布鲁斯解释道,“我只是想到个能让你没那么冷的办法。”

布鲁斯立刻就猜到了那是什么办法,他看着克拉克用所有衣服铺了个简陋但柔软的“窝”,他在克拉克的眼神示意下爬到那里面后,克拉克便快速地脱光了他自己和布鲁斯身上已经无法保暖的衣服。在寒潮又袭击布鲁斯之前,他尽可能地抱住了布鲁斯,用自己给布鲁斯传递去热度。布鲁斯腾出一只手去捞过了毯子把它盖在了两人身上,克拉克身上暖烘烘的,一条毯子倒也够了,完成一切之后,克拉克把下巴支到了布鲁斯埋着的脑袋上,将他搂得更紧。

“好点了吗?”克拉克的手掌在他可以够到的、布鲁斯的皮肤上来回搓着,耐心地问他。

布鲁斯轻轻地“嗯”了一声,听着像是缓过来不少。克拉克身上太暖了,布鲁斯完全不想把他推开,他只想待在这个由克拉克和衣服毯子搭成的巢里,甚至没心思去在乎他缩在克拉克怀里的姿势让两个人又再次过分亲密的现实。

“你以前……”虽然这样突如其来的静谧与抱拥很好,但克拉克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好让气氛不至于僵硬下来,“你以前游历的时候,是怎么度过这种天气的?”

布鲁斯在克拉克圈着自己的手臂下动了动,“……阿尔弗雷德告诉了你多少?”

“他只是提了一下,我没有问太多。”克拉克解释,担忧起这样的肌肤相贴会让局面变得“危险”。

“别睡着就行。”布鲁斯没深究,他沉沉开口,话语间那小小的颤抖已经消失无踪了,“在这种温度下,人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别失去意识、捱到天亮。”

“是啊,”克拉克试图去想象年轻时的布鲁斯翻越雪域的画面,跟着叹惋道,“当事情只有一个选项时,总会变得简单一些。”

克拉克的意有所指太过直白,布鲁斯没有立刻接话,他会跟克拉克好好聊聊的,那是他必须去做的事,但那得是他回去之后,而不是提前发生在两个人被迫挤在雪地里、他正被克拉克抱着取暖的现在。

“当佐德找到我的时候,”克拉克没把布鲁斯的默然放在心上,“在我面前放了两个选择,要么我和他一起毁灭地球,要么他毁灭我、接着再毁灭地球。”

克拉克甚少向人倾诉这段经历,即使是玛莎,他也特意没去分享那份痛苦——尽管在人类世界中,以倾吐悲伤来获得共鸣与同情几乎是大多数人的本能。不管克拉克多么努力想要融入这个社会、成为一个不起眼的、正常的普通人,他都始终排斥这件事。他无法让任何人窥探到他藏于心中的过去,更不打算听到别人来对此做出评判,无论悲惨或是孤独,都只是克拉克自己的经历,怜悯和安慰都不能改变什么。但此时此刻,属于布鲁斯的味道陪伴着他,他怀里紧拥着的这个人与他的联接又是如此真实——就像他们从地下拳赛回来的那天一样,这一切都令他感到安心与平和,让他觉得自己不用费心去考虑合不合时宜、而是可以放下负担诉说他想要说的全部。

“他向我展示了只剩成千上万个头骨的地球,在那个幻象里,地球的一切生命都被新的氪星取而代之,而打算做这一切的佐德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你从未跟我说起过这些。”布鲁斯的视线往上看去,只能看到克拉克下巴上的一小块皮肤,那里也已经细细密密地戳满了胡茬。即使是在他们和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克拉克都从没有和他聊起过发生在大都会的大战。他想,在诸多世人眼里,超人只不过是以外星人的身份在造成巨大破坏之后、为了杀另一个外星人而枉顾了更多地球人的生命。就像他自己,曾经也不可避免地陷进过这种偏见中。但他们都忘了这所有认知都建立在克拉克阻止了佐德的基础上,同时没有人去考虑过、如果克拉克没有选择杀死佐德,这个世界如今又会变成什么样?

“他和我一样,同为氪星人,但他又和我完全不一样,他……”克拉克翻找出至今仍留存的记忆,“他厌弃我所拥有的人性,因为他站在人性的对立面,这是氪星的选择——他被选择出生就是为了守护氪星,重建氪星对他来说是唯一重要的事,在他的生命中,只被赋予了这一个选项。”

“我在那时明白了,他不会做出别的选择,可我不一样。我在地球生活了三十几年,无论我从小到大经历过一些什么,这颗星球都值得我去珍视,所以最后我……”

“所以你杀了他。”布鲁斯替克拉克说了出来、尽管他的声音被闷在克拉克胸前,那里面所包含的忧伤依旧被克拉克察觉到了,“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在我……”克拉克在停顿中把那些又袭来的惆怅给咽了回去,“在我毁掉生育舱之前,佐德前所未有的痛苦,他警告我,如果我毁了那座飞船,氪星就彻底完了。”

“克拉克……”布鲁斯没说别的,他轻轻喊了克拉克的名字后往上挪了挪,让自己躺到能够和克拉克平视的位置。

“我不是没有犹豫过,破坏飞船的时候,杀死佐德的时候,”只有克拉克自己知道,他曾在那一个瞬间哀痛不已,他在找到自己星球的同时又失去了它,这种悲哀难以描绘,“偶尔我会想,如果我不用面临两种不同的、却又同样不能回头的选择,也许这所有事就不会变得如此复杂了。”

“克拉克。”布鲁斯又唤了克拉克一声,当他看向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把自己仍略带冰凉的鼻尖贴上了他的。

克拉克以为布鲁斯不会表态、也不对氪星的事情进行任何评价。他只是想起了这些,想要倾诉,想要以此让布鲁斯明白自己其实能够理解布鲁斯所面临的抉择……

“真抱歉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但布鲁斯只是语带伤感地这样说道。

克拉克揽着布鲁斯腰的手臂霎时收紧了,两个人的唇贴到了一起,克拉克的舌尖轻扫过布鲁斯的口腔后,在一种全新的喜悦中放开了他。

“人总是得做出选择,就像我选择在地球上实现‘S’这个字母的意义,就像——”克拉克的手摸去了布鲁斯的后颈,指腹在他的腺体附近来回摩挲,他标记布鲁斯那一夜的全部回忆跟着涌来:

“就像我最终选择打破和你之间的距离,强硬地想要成为你的Alpha,”克拉克的柔和中带着始终如一的坚定,“也许这是错的,后果是你逃开了,但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

“我也一样。”布鲁斯打断了他,把被寒冷浸了太久尚未回暖的膝盖更用力地贴向了这具温暖的钢铁之躯。

“什么?”克拉克像是没听清布鲁斯说了什么似的,好笑地拔高了声调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布鲁斯很想就此中断这对话,但那个“回去再说”的打算在几分钟之前被彻底击沉了,因为克拉克就在他面前,执着到叫人难以呼吸。上一次克拉克用自己的体温给予他抚慰与陪伴、毫无保留地向他袒露内心也不过是发生在没多久以前的事,布鲁斯想,他在那时就应当意识到,这份感情并非是他所以为的突如其来、而是确确实实的潜藏已久。

“我说,我也一样,再来一次的话,”在克拉克面前坦诚总是很难,布鲁斯小心地吸气,想要过滤掉氧气中的冰冷,“就像你说的那样,被你标记同样也是我的选择。”

“你……想明白了?”他直视布鲁斯的眼睛,从那一片冷调的褐色中发现了布鲁斯只会展露给他的、独有的驯顺。

“我从来没有想不明白什么。”布鲁斯小声辩解,“我只是……它发生得太快,而我没有准备好。”

“所以你现在准备好了?”Alpha强势的一面又冒了出来,他锲而不舍地追问,“准备好接受我了?”

“准备好不再推开你。”升腾得太过热烈的温度让布鲁斯不自在地动了动,克拉克追寻着贴过去,布鲁斯却又稍稍向一旁躲了躲。

“但你刚刚还用膝盖把我顶开了。”

“是的,”布鲁斯伸展了下脚趾,满是无辜,“因为你烫到我了。”

“噢!抱歉。”克拉克赶紧克制着调整自体的温度,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我猜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帐篷周围的雪都要开始化了。”布鲁斯细心分辨着搭帐篷时就被压在下面的冰碴渐渐化开的声音说道。

“是的,所以你还准备在这里待多久?”克拉克审慎地问出口后又赶忙解释,“我不是催你回去,我只是没法保证你不受冻的同时还能不让融化的雪水没进这个帐篷,其实哪怕你换个不那么冰天雪地的目的地……我都觉得你想再离开多久都没关系。”

“这可不是随机选择的目的地,”在抛弃了所有紧绷后,布鲁斯感受到一阵纠缠上他的困倦,因为天气的缘故,他已经快两天没能好好阖一阖眼睛了,“我在追踪亚瑟•库瑞。”

“谁?”克拉克使劲儿回想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结果徒劳无获,并由此不免对布鲁斯仍旧有许多没让他知道的事稍感挫败。

“根据当时从卢瑟那里得到的资料和阿曼达•沃勒给我的信息,我确认了这个名字的存在,等天亮后我再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达他最近出现的那座村落了。”

“视频里那个潜在水底的家伙。”克拉克随便地给了个概括,想要从寥寥数语中分析出更多,但最后他得出的结论却是——“所以这表示我现在可以带你回去了?”

“我说了我在追踪他,我得见到他,说服他加入我们。”布鲁斯的手在毯子下摸到了克拉克胸前,没好气地揪了一把他总是能把自己刺痒的胸毛。

“我可以明天和你一起直接去到村庄里面,”克拉克捉住了布鲁斯的手,将它握紧,“如果这件事你想自己完成,我也可以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待着,”

帐篷外又刮起一阵呼啸的风,配合到克拉克兀自笑了出来。要不是预估到再没几分钟后他们将会睡进一大滩水里,布鲁斯原本不想轻易妥协的。

“我明天必须回来。”他强调了一遍这件事的重要性,“还有那匹马——”

“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来把马送去暖和的地方,可以吗?”克拉克一边劝说自己或许抱着一匹马在天上飞过和抱着一只猫区别不大,一边只想着能尽快带布鲁斯离开这里。

布鲁斯许可了这个提议,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依赖感冲昏了头脑,他清楚自己可以依赖克拉克,但他不能真的那么去做。可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他都完全顺从了克拉克的安排,他由着克拉克裹紧他,带他离开了那一整片天寒地冻的范围;然后他被克拉克放进了浴缸,热水的温度渐渐蔓延之前克拉克又离开了,他得去解决那匹仍被留在雪地上的马;等布鲁斯躺在浴缸里朦胧地即将睡去之时克拉克才回来,这一次他不需要再去为什么奔忙了,他也脱光衣服挤进浴缸里,陪着布鲁斯一起把几天来积攒下的冰冷彻彻底底泡没了才终于放心。

“你把马放哪儿了?”布鲁斯拱进被铺里,和几乎就要强制把他拽进睡眠中的困意抗争。

“先安排在了农场,你在哪里买的它?是个乖孩子,还挺能适应环境变化的。”

一段计划外的肉

--------

悄咪咪扔个实体书预售链接:戳这里

(会有两篇未公开番外,一篇PWP另一篇玛莎视角展开的、从MOS开始补充了BVS后到本文开始前、还有本文完结后的一些场景,那张赠品拍立得照片会在番外中提及,汉克是用卡尔的形象画哒~)

和《谎言悖论》时一样很突然决定出本(……)原本是想和上次一样等完结章直接放通贩的,但是上次这种突然袭击搞得速水很麻烦所以我知错了w这次提前个几天放预售,台湾地区不方便用转运的可以直接联系 @速水 太太填写表格(表格戳这里)~~

除了封面图真的都好了555没有封面图的预售真不好意思(然后这个链接也是搞了半天每次都被秒删是个why),一拿到封面图就可以打样,打完样没问题就下印了,我的速度你们懂的打样好了就发完结章大概……就再要个四五天吧?反正10号左右应该是能发货了……

其他staff信息下次完结的时候再好好打,总之特别感谢 @寒奕云上 太太对我恩重如山啊啊啊啊啊啊不然这本药丸

就……还是那样……没有特典没有抽奖随缘卖本理性消费(捂脸)

【前文都已经替换成最终校对修改过的版本啦~】

评论(9)
热度(240)

© 速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