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社團:Studio No.13
熱愛繪畫,喜歡歐美劇,目前
新牆頭是DC的超蝠、
本心神探夏洛克、Startrek、FB的暗巷組

他们在清晨埋葬布鲁斯韦恩*

是篇刀,溫溫緩緩的刺進胸口,初時不覺痛,轉身時才發現自己臉上滿是淚水。😭😭😭

星星点灯:

  决定在清晨埋葬布鲁斯,庄园的那片空地上。
  选址精妙,左边是韦恩夫妇的墓碑,他们紧靠在一起。右边搁十米开外埋着阿尔弗雷德,中间刚好空出一个位置。


  达米安猜想布鲁斯当初埋葬阿福时是故意这样布局的。


  处理完公司和媒体方面的问题后,达米安依照遗嘱通知了迪克杰森和提姆,他几乎快忘了有多久没有联系这三个人。


  夜翼五年来忙于布鲁德海文大大小小的案件,很少回哥谭看望年迈的蝙蝠侠。提姆在常青藤的实验室里搞研究,将近有一年没有穿那套红罗宾制服,杰森?压根没消息。


  翻开通讯录那一瞬间达米安发现最后一条来自三人的消息是迪克的,"新年快乐,兄弟。"时间是去年年底,再往上翻没有任何相关内容。
  收到通知后只有迪克一个人赶了过来,其余两个人甚至没有回复。
 
  好极了。


  现在神父开始念悼词,下葬的步骤简略的不像个葬礼。


  达米安听着颂文,举起铲子将第一抔土倒上了布鲁斯的棺盖。接着是迪克的,两个人就这么亲力亲为的干起了埋葬的活,动作驾轻就熟。


  "布鲁斯…。他没有再让其他人来吗?克拉克?戴安娜?赛琳娜?"迪克的土紧跟达米安,一抔一抔默契极了。
  "没有。"达米安没有抬头,照着自己的速度干活。


  只有三个人的葬礼效率很高,坟坑迅速填平。八月份的早晨温度不低,达米安和迪克停下铲子同时擦汗。


  神父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悄然离开,只剩两个人了。这时达米安听见迪克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我很抱歉,达米安。"
"……为他的离去,和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以及这几年的疏远,我很抱歉。"


  "嗯。"达米安点了点头然后丢开铲子和手套转身回老宅,自始至终没有直视迪克一眼。


  比起听那些无用的道歉和抒情他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


  随后是达米安一个人的战争,与韦恩集团的股东周旋,与媒体记者政府周旋,打电话通知以及慰问布鲁斯的朋友,老客户,合作伙伴,并与他们周旋。


  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质疑蝙蝠侠的失踪和哥谭首富的死亡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达米安费尽心思去替布鲁斯完善他的谎言。说着同样客套的谎话,带着商业性标致笑容去应付那群被蝙蝠侠庇佑至,今此刻却像苍蝇蚊虫一样蜂拥而至的平凡人。
  瞧瞧记者是怎么报道的,日报宣称是蝙蝠侠惯坏了哥谭,却又撒手离去,毫不负责。新闻里少见关于对韦恩的吊唁,更多是关于其身份真相的披露。哥谭市民在论坛上大规模游行,要求蝙蝠侠复出,他们要一个"宁静的哥谭"。


  达米安觉得很好笑。
  失望吗?布鲁德海文与常青藤到哥谭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坐蝙蝠摩托更快。没有什么能阻止超级英雄见他们想见的,除非他们并不想。
  愤怒吗,布鲁斯庇佑的城市还给了他什么?舆论与批判。或许真的是他惯坏了哥谭,在蝙蝠侠消失后犯罪分子与冒牌伙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没人替他辩解哥谭从来不是个好小孩。


  黄昏时开始下暴雨,闪电和狂风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整座老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那一夜达米安去了蝙蝠洞,听着那隐约还能贯彻到地底的雷鸣,最后一任罗宾走向承载着灰黑色制服的玻璃柜。


  是的。他说,是的,父亲,我将化身蝙蝠。


  暴雨过境后的第二天,所有的新闻头条都被蝙蝠侠的复出所占据,关于韦恩身份的谣言不攻自破。人们知道这次是真货,来势汹汹。


  他又重新开始溺爱这座病入膏肓的城市了,是吗?
  不是。


  一切正能量说辞在一个星期后彻底消失,媒体们又开始杞人忧天,重新复出蝙蝠侠太过黑暗。以往几十年来不动杀手,这几次却全都不留活口,甚至不再与警方合作……犯罪分子惨死在黑暗的小巷里,扭曲的尸体映入人们的眼帘。
  蝙蝠侠正义的形象游走在光影交接线之上,摇摇欲坠。


  迪克迅速打来电话,劝达米安停止杀人的行为。与几十年前全家出动制止第四个小罗宾的残暴举止如出一辙。这一次不同以往,达米安笑着回答,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让他们恐惧,不论是被庇佑的人,还是被制止的犯罪分子。让他们感到恐惧,感到压力,感到绝望。
  让他们在这座城市安然无恙的活下去,这是他们应得的。


  "停止用你那套没用的说辞来劝我,格雷森。布鲁斯的老方法已经过时了。"达米安扣掉了电话。


  他一个人游荡在哥谭的夜空里,穿过钢铁森林的间隙。都市华灯初上的模样让他记起曾经和布鲁斯一起夜巡的日子,罗宾和蝙蝠侠的身影倒影在建筑物的玻璃上,他看看父亲在笑。


  抛开那些永不会过去的过去,现在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闯入他视线的倒霉犯罪分子,哪怕是个偷了便利店的小偷。


  达米安从制高点看见了那三个追着一名女性跑的小青年……是惯犯,名字和面孔都记录在蝙蝠侠的打击名单里。


  听着那些混混的叫骂,他挥动披风俯冲下去。
  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他几乎在眨眼间就降临在追赶现场。几个年轻仔瞬间变得惊恐的面容映入达米安的视线。
  蝙蝠侠绕开那名女性冲向三个混混,披风好像在奔跑的途中打到了女性身上,无所谓,他不在意。


  随后是一场单方面碾压性的战斗,几个小混混在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被打得蜷曲在地,大概是断了几根骨头吧,达米安想,他没有下杀手,这只是一个警告。


  不去看那名免于一难的受害者,蝙蝠侠要离开了。转头迈开步伐弹射出抓钩,正欲走人的那一刹那,达米安听到身后的女性轻声问了一句话。


"他还好吗?"


  这个"他"显然不会是指那三个躺在地下的小混混,他们好不好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也不可能是对其他人的问候,现在在场能回答的只有达米安自己一个人。
  敢于向现在的蝙蝠侠置话呛声很不容易,达米安没有回头,但是停下了脚步。


  女人是个有脑子的哥谭市民,害怕归为一谈,但是对于和守护这座城市的英雄,她还是有一点不过分的默契和理解的。
  尽管没有答复,但对方站在原地不动,就是在听她说话。难得的尊重,让她敢于站起来大胆的问出自自己一直想问的话。
 
  "他……他还好吗?我是说,我是说以前的那个蝙蝠侠,我想你不是他。"


  达米安身形一滞。
 
  她说她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遭遇过同样的事情。常规套路,被几个街头流氓围堵在巷子深处……蝙蝠侠,他从天而降赶走了那些纠缠她的恶霸。 
  到那时的蝙蝠侠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打架,而是搂着她的肩膀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说,不要怕,我接到你了。


  从那之后她曾成为过一段时间的蝙蝠侠铁杆粉丝,这种对于英雄的感激和崇拜,大概持续了她青春岁月里最珍贵的那几年。再后来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这份热忱逐渐消散……淡化不代表消散,珍惜过得感情连同记忆被深深的埋在了心底,直到今天。


  是的,直到今天。她要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她要把那些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都告诉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感觉和差距,但是感觉你一定不是本人。总之麻烦你待我转告他,我一直很感激他所做的一切……还有,告诉我,他还好吗?"


  达米安听完了一切,站在那条巷子里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就像是观念被摧毁,而他本人站在意识的废墟中央不知所措。


  还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布鲁斯,还有人发现了蝙蝠侠身份的替换。还有人记着老去的英雄,记着他的父亲,这个城市里还有一个人……
  或许还不止一个。


  足足静默了有一段时间去清理自己的情绪,达米安收臂稳了稳抓钩。临行前他回头看向身后那名望着自己的女性,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明显的胆怯,却还是要站在原地,恐惧而无畏的与自己对视。


   "他很好,你得到你的答案了。"蝙蝠侠丢下唯一一句答复,然后飞走。


   他结束了夜巡,这一晚只是清除了三个打击名单上的人物。但是达米安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进行工作了,他径直回了蝙蝠洞,只剩他一个人的根据地。


  他坐在控制中心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屏幕,觉得脑子很乱,达米安知道自己误解了什么,或许是城市,更有可能是布鲁斯本人。


  他的父亲告诉过他,韦恩不是真正的布鲁斯,蝙蝠侠才是。现在看来这句话有了新的诠释,比如布鲁斯成就哥谭,哥谭给予布鲁斯一个完整的自己。


  "父亲?"达米安喃喃自语,目光在屏幕上无意识的游离。忽然涣散的思绪被监控区域重新抓了起来,他调动出庄园外墓地的监控画面,从下葬那天加速浏览到今日今时。


  下葬后第一天晚上出现了一个被剪掉的段落,看不出被剪掉了多久,镜头衔接的很完美,但是瞒不过达米安——他看到墓地前的脚印和多出来的一小束花,尽管不起眼。
  作案手法累赘却又精湛,达米安晓得是谁。曾经的极客小天才。


  第二天早上闯入的人没有那么聪明的遮掩自己的痕迹,当时下着大雨,他顶着个红色的面罩头盔,带着又一束乱糟糟的花束和一瓶酒放在了布鲁斯的坟头,接着坐了下来,看嘴型是说了点什么,然后静静得沉默了很久一会才离开。
  走前拥抱了一下墓碑。


  达米安辨认得出那个嘴型是在说什么,"我很想你。"
  我们都很想你。


  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介怀父亲被忘记,却忘了问布鲁斯自己在不在意,以及他究竟有没有被忘记。


  他想起他曾在清晨埋葬布鲁斯韦恩,带着朝气蓬勃的露水和晨风。


——
*半架空,良识,布鲁斯自然死亡。

评论
热度(551)
  1. 花淮秀星星点灯 转载了此文字
    T_T

© 速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