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社團:Studio No.13
熱愛繪畫,喜歡歐美劇,
近年新牆頭是DC的超蝠、
本心神探夏洛克、Startrek、FB的暗巷組

【Gradence 】《衣装之下》(Graves /Credence 一发完)

感謝 @UUUUUnico 太太賜糧!!😂 我的拙圖居然能得到配文真是太感動了!!謝謝喜歡!!😚💕

UUUUUnico:

#灵感来自@速水 太太画的部长图!!!!梗已得到太太授权www 
#感谢太太画了这么好吃的部长!!!太棒了!!
#西装下的刺青,在很尽量展现这种危险的诱惑了,感觉还是无法描写出部长的帅气,请各位不要嫌弃我寒碜的粮_(:з」∠)_






Credence 时常偷偷注视Graves 。

不,并不是在偷窥,只是,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如果他有那个胆子的话,他会毫不掩饰地抒发自己的仰慕之情,可惜Credence 是个再胆小不过的孩子,他总是低着头,怯于与Graves 对视,与他一道在法庭上作证时是这样,在办公室被他询问近况是这样,直到被他收留到家里还是这样。

Graves 似乎也习惯了他的沉默和低垂的头,在他畏缩的时候,总会抬起手掌揉揉Credence 的头发。

没有人这么揉过Credence 的头发。他这个时候会偷看他一眼,这个两鬓斑白的,年纪足够做他父亲的男人,溶解了一点严肃的表情,给他一个珍贵的微笑。

他又低下头,心脏在撞击着胸膛。

他开始时常偷看Graves 。

比方说,他早上准备去国会上班的时候,总会对着镜子整理领口的蝎子领针,Credence 百分百确定,那蝎子是活的,因为它们在他擅自碰触身上的宝石,狠狠地用尾巴蛰了他一口。

但当Graves 修长的手指抚摸过蝎子时,它们又会安静下来,乖乖地别在衬衣上,闪动着光,然后,他会扶正绣纹的领带,将大衣的厚领立起,让腰身被长及膝盖的衣摆全部遮住,隐隐只能看见露出的腿部曲线。

如同一只收起翅膀的阴沉黑雕,在审视自己暗栗色的羽毛。他转过身,迈开步子走向深色的双开门,Graves 这个时候会回头与Credence 告别。

而他又会猛地垂下头,揉揉涨红的脸。

节制的禁欲者,这是他想到的形容词。

再比方说,Graves 偶尔会兴起亲手给他做甜点,他会用麻瓜的方式,打鸡蛋,和面糊,放进烤箱里等着面团膨胀,他背对着Credence ,脱掉了大衣和外套,挽好白衬衣的袖口,把修身马甲后面的蝴蝶结留在他的视线内,但即使是在厨房烘焙,他也总有股精英的风度。

Credence 乐意看见和他亲近的Graves ,他微笑的次数会变多,也会更频繁地和他肢体接触,男孩比以往更加放松,忘掉了一切享受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享受为了他专门制作的小糕点。

春天到了,庄园总飘着若有若无的泥土气息,他们坐在落地窗前的阳光里,漫无目的地闲谈,Graves 这个时候总会露出更多的表情,柔和的,愉悦的。

Credence 又会脸红,好在,他能借口是太阳太晒了。

温柔的年长者,这是他想到的形容词。

再后来,他们更亲密了。

Credence 知道有什么弥漫在他们之间,只是谁也没说而已,他们更频繁地碰触对方,磨蹭肩膀,抚摸手掌,就连晚餐的时候,鞋尖也总不小心挨在一起。

他们就像两只互相试探的野兽,转着圈,紧盯对方,最多靠近嗅一下,又拉开安全距离。

谁会先动手呢?

Credence 思考着,推开浴室的门。

然后他屏住呼吸,在蒸汽腾腾的一片白雾间,看见了裸露的健壮躯体,如同画报上文艺复兴的雕塑。

危险、危险。

他满脑子都是这个词。

他首先看见的是一只蝎子,锋利的钳,尖锐的刺,盘踞在他的腹肌上,Credence 恍惚间以为它爬动了一下,看清楚才发现,那是一个黑色的刺青,顺着腰部的曲线向上,Graves 结实的臂膀同样纹有图案,繁复华丽,左手臂上还绣着一具布满内侧的十字架。

Graves 是强壮的,毫无疑问,Credence 觉得,他几乎能一只手把自己捏死,野性的刺青更增剧了这种窒息性,他脸发烫,仓惶后退抵住湿漉漉的墙,看着黑发散落额前的男人朝他走近。

“你在偷看我吗Credence ?”

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某种潮湿,Credence 从没想过,往日那禁欲的着装下,是如此的风景。

爱意以一种意想不到的状态冲撞着他,他颤抖一下嘴唇,点点头。

Graves 微笑着,靠得更近,用赤裸的手臂把Credence 困在了他面前,男孩几乎能看清刺青蝎子凶狠的眼睛。

“真巧,我也在偷看你。”

没有人再答话,他们渴求地相拥在一起,亲吻啃咬对方的唇角,尽力让皮肤更多的相触,未散的雾气让他们开始汗淋淋。

危险的捕猎者,这是Credence 看见的第三张面孔,他想看见更多。

是的,更多。


Fin

评论
热度(118)
  1. AlecNightsUUUUUnico 转载了此文字

© 速水 | Powered by LOFTER